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债务、汇率、房产——一盘大棋

债务、汇率、房产——一盘大棋

中国经济目前几条主线的脉络和逻辑是比较清楚的。

中国高企的债务(主要是企业部门)主要是内债。相比希腊、南美的外债,内债崩盘的概率是比较低的,因为拥有货币主权的国家有一种解决内债问题的终极方式——稀释。这种稀释可以是直接的(如QE),也可以是间接、隐形的(如债转股、财政支付等)。

但稀释是有代价的——债务的稀释将导致货币购买力的下降,即通胀,这将进一步给本币汇率带来贬值压力,不仅有引起社会问题的隐患,还可能给予投机搅局者以可趁之机,动摇国家的货币系统的稳定性。以美国强大军力为基础所维持的美元国际通货地位反过来让美国成为世界上稀释债务代价最小的国家——因为这种代价由其他所有国家共同承担。中国目前不具备这种条件,因此需要用别的方法控制这种代价的负面影响。

这种别的办法就是直接控制通胀。只要总体通胀被控制住,坐拥3万亿外汇储备和资本项下管制权力的当局能够有力地稳定汇率。而控制通胀的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大家的钱锁住。因此,房地产去库存,CPI的算法你懂的。

然而这些年集中在少数高净值人群手里的钱较为狡猾,不听话。因此必须通过暂时加强外汇管制,使其不能得了便宜一走了之。当然聪明钱即使出不去也不会去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它们仍会在可选择的范围内谋取高收益,例如炒地皮(通过各种通道,现已关上)、资本市场投机(一级市场估值泡沫、商品期货的大行情、暴增至11万亿的私募体量等都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等,当然一线房产总是选择之一。很多人傻乎乎地在抱怨学的经济学在一线房产面前完全失灵,其实他们是忘了经济学里还有一个垄断模型。

目前这个游戏仍然在继续,房产已经成了一个最大的货币池。大众接盘房产库存可以在去房产杠杆的同时化解社会通胀,看起来确实是一步一举两得的好棋,但一、二线城市投机风险已愈发难以控制,央行已经成为了刚需的对手盘。如果在房产投机风险爆发之前能够达到企业部门去杠杆的目标、完成相对程度的产业升级,开启新的经济周期,那么未来仍将一片光明。希望如此。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