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机构在资本市场可以赚哪些钱——以证券公司为例

机构在资本市场可以赚哪些钱——以证券公司为例

资本市场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从纵向看,这个世界包含多个不同层面的市场:主板、创业板、新三板(以上为二级股权市场)、私募股权市场(一级股权市场)、债券市场(包括一二级市场)等等,满足各类市场主体的投融资和投机需求;一个广义的资本市场还要包含一个可以对以上各种市场无限延展的衍生品市场,满足市场主体的风险对冲和杠杆投机需求。从横向看,资本市场里有融资者(希望在资本市场里融得资金)、投资者(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让资产保值增值)、投机者(希望利用资本市场的波动博取高收益)、风险对冲者(希望通过衍生品对冲各类敞口风险)等。你可以把这个世界想象成一个多维的网络,各维度交汇形成了许多的网格,每个网格上都存在着对应的业务,例如二级市场股票+期权+投机者/风险对冲者=个股期权经纪业务、债券+融资者+机构投资者=债券承销业务等。

在我国,资本市场上的各类机构能赚哪些网格的钱,主要是由牌照决定的。例如基金主要的业务为资产管理:公募基金主要参与标准化股债的一二级市场,相对规范但限制较多,而私募基金可以自由地活跃在各类市场,但风险更高。(注:前几年的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牌照赋予了公募基金一个更大的空间,产生了更为灵活的基金专户和巨量的监管套利通道业务,目前已被收紧)。银行当前在资本市场可以施展的空间比较小,主要是银行间债券的承销和交易,以及一些理财产品代销等。总体而言,作为提供资本市场服务的主体,证券公司在资本市场这个多维网络上拥有最广大的覆盖面,可以赚钱的口径最多。

证券公司最传统的业务是经纪业务和投行业务。就中国二级市场参与群体的现况来看,经纪业务的确可以大致而朴素地理解为开赌场,如果说交易所是赌场的轴心,证券公司就是牌桌。经纪业务业绩的最大体现就是让更多、更大的客户到自己牌桌进行频繁的下注并收取佣金,近年开放了融资融券业务后,还可以借钱给客户进行下注收取利息(美名资本中介)。这项业务的收益高,风险小,性价比绝佳,缺点是牌照发多了之后竞争加剧,佣金下滑导致毛利率下降。传统的投行IPO业务可以类比为筹码搬运工,他们的目标是把客户新发行的股票卖掉为其筹资,并将其包装成筹码搬上牌桌,然后收取佣金。投行业务的收益高,智力密集度高,IPO利润丰厚,但工期过长且受监管控制影响大,因此随着中国并购浪潮的兴起和债券市场的大发展,许多投行团队转而扑向了并购业务和债券承销(就当前债市的各种花样玩法而言,债券也不啻是一种大筹码)。

证券公司还可以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收取管理费和业绩提成,但尚存缺陷:大部分券商资管目前仍未获得公募基金牌照,因此只能发行资金门槛较高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主动管理规模受限;而不够灵活的激励机制又导致券商资管很难留住顶尖投资人才,所以投研能力相比顶级的公募和私募基金而言存在差距。因此目前券商靠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自己发行资产管理产品,一方面利用自己广大的渠道网点代销公募基金和私募产品,收取代销费用。但大体而言,随着中国人财富的积累和理财意识的上升,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券商资管业务的水涨船高应该是可预见的。

证券公司还会将一部分的资本金放在自营部门,主要投向债券和股票,目前也逐渐在发展量化投资和衍生品交易等复杂自营业务,显然,最大的头寸还是债券:这类似于个人的低风险理财诸如余额宝(当然,专业的固收投资人员可通过调整杠杆和久期等方法博取更高的收益或规避风险)。但坦白讲,就简单买债券和股票而言,目前券商自营和普通的投资者相比并不具备太多额外优势,大家都是炒,你未必能炒赢营业部牛散,遑论对冲基金。参考国际投行,未来场外衍生品和债券二级市场做市等业务的发展也许才是券商自营真正形成大额稳定收入的希望所在。

近年崛起的新业务和中国资本市场主体的发展以及监管层出台的新机制紧密相关。如资产管理机构,尤其是私募基金的壮大,催生了托管业务的急速成长(为基金有偿提供托管、外包服务);国内私募股权投资的热潮促使直投业务迅猛发展,但也要直面更多专业PE机构的竞争;通过利用期权锁定标的价格、设计分层结构,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发行挂钩多种标、具备不同收益特征的结构化理财产品,满足不同投资者的多样化需求;借助资产管理计划的隔离,投行可以把各种各样的收益权打包成资产证券化产品,为市场提供了新的融资方法和投资标的;新三板的设立直接为经纪、投行、资管等传统业务开辟了新的疆域,尽管具体玩法有明显区别,但套路大体一致。

长期来看,机构能够赚的主要应该是把蛋糕做优做大的钱。因此真正的长远计划应该是:在监管范围内进行合理的金融创新,保证合规经营和有效风控(一项业务出问题被监管当即掐熄,这样的事情已不是一次两次),满足市场不断涌现的新需求,努力提升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规模、活跃度和影响力。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