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关于秩序的估值

关于秩序的估值

从收购一家餐厅的设想开始:收购人支付若干百万人民币后,获得了一家餐厅。这些钱买下的包括一些桌椅、吧台、餐具和场地租约——显然,这些物件加起来远不值收购人所支付的人民币。事实上,收购人只需要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复制这一切;他更需要的是一个优秀的经理和一批优秀的员工在这一切的基础上经营这家餐厅,在开张的每一天为餐厅赚回真金白银的现金。

因此,不要忘了这项收购还包括一批员工劳动合同,其中包含了资深的经理、主厨以及服务员——更不要忘了,收购还包括了一套成熟的管理制度和餐厅的招牌:在此招牌下,这一批员工已经在这家餐厅工作多年,经理对每一位厨师团队和服务员都很熟悉,了解他们的优点和不足,根据制度对餐厅的运营进行严格管理;主厨对于菜单上的每一道菜都游刃有余,每天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为客人出品可靠且可口的佳肴;服务员和后厨、前台的配合熟稔,可以有效率地向客人提供优质的服务。由于菜品和服务均可圈可点,这家餐厅在当地获得了良好的口碑,有一批客人(回头客)经常前来用餐,为餐厅带来非常稳定的收入。如果不发生意外,这一台稳定的赚钱机器在可见的将来能够继续赚钱。

下面,可以设想从以上情境中抽离一些要素会发生什么情况:如果资深的经理离开,新来的经理可能由于对餐厅的制度、员工和菜品不熟悉导致管理混乱、内部矛盾而影响有效经营;如果主厨离开,餐厅的出品可能会严重受影响,忠实的回头客可能会选择把这家餐厅拉进黑名单;如果餐厅的招牌被褫夺(比如发生商标诉讼),一些客户可能会对餐厅是否和原先一样产生疑虑而选择其他餐厅…不论以上的哪种情形发生,这一台机器的收入可能就会受影响,甚至停转;但是如果餐厅只是被盗窃了一批餐具,这对于其长期经营却不会产生显著影响。因此,不难看出,这台机器的核心是其良好的制度、可靠的管理者、业务骨干以及它金字招牌的口碑,这些也正是收购人支付这若干百万人民币所买下的实质,但这部分实质在其原先所有者的报表上压根不会显示出什么账面价值。

如果抽象地看,一套设计良好的制度、一位可靠的管理者、一批业务骨干以及金字招牌的口碑在这家餐厅产生了一种秩序,这些秩序为餐厅所有者持续创造着价值。这种现象在更大的企业,更复杂的行业(甚至于国家政权)同样普遍——创业者发挥智力找到了方向(如餐饮业及其地段),并通过更多的思考和勤劳创造出一种和此方向相匹配的秩序,这种秩序将为其所有者持续带来价值。如果由于外部或内部的原因损害了这种秩序,那么混乱将产生,秩序创造价值的能力将下降——如果混乱完全取代秩序,那么将不再有价值被创造出来。

这种现象让我联想起物理学中熵的概念:熵和秩序是对立的概念,熵增代表秩序的下降,熵减代表秩序的上升。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自然界的熵增是自发的。但生命的繁衍扩张是一个熵减的过程。正如生命的繁衍扩张,企业的创立和管理同样是一个熵减的过程——也正如生命繁衍扩张需要能量的输入,企业的创立和管理同样也需要能量的输入,这其中除了狭义的能量,更重要的是企业领导者和管理者消耗化学能后通过大脑产生的智能。

这让我们认识到,创造和维持着企业秩序的智能往往在根本意义上决定了企业的价值,但是这部分能量显然难以量化,人们往往只能通过线性地预测企业未来利润来对秩序进行估值,但成功率很难令人满意。事实上,更有用的启发似乎是这样的:1、应当对秩序的强度进行模糊但理性的评估,判断该秩序是否能够相对有力而稳定地维持企业的高效经营;2、应当对秩序的方向进行模糊但理性的评估,判断该方向是否与外部环境需求的大体趋势相一致;3、应当对企业领导者的智力水准和工作动力进行模糊但理性的评估,判断企业领导者能否在环境发生显著变化的情况下找到正确的新方向,并按匹配这种方向的目标调整秩序。如果一家企业在以上三点均得到高评价,那么其理应享有高于行业平均的估值——这一结论不仅可作为对传统估值方法的一种有力印证,甚至可能为传统估值方法提供改进的启发。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