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再谈尺度问题

再谈尺度问题

有一句话叫夏虫不可语冰,从字面意思上很好地解释了这个问题。

每一个人看问题的时间尺度都有一个习惯范围,有的人看三天,有的人看三个月,有的人看三年,有的人看三十年。还有人看三秒,如同跳蚤。

如果你了解分形的原理,就会知道海岸线问题:在地图上的海岸线用肉眼观察一个点,也许可以看到海岸线在这个点向西南延伸;当你用放大镜观察这个点,却可能发现海岸线可能正往东北走去。时间尺度也有类似的效应,不同的时间尺度对观察者的观点有巨大影响,可能导致对同一件事情的评价南辕北辙。而大多时候观察者在发表意见的时候并不会标注他的观察尺度。

如果你生活在伊丽莎白一世的时期,或许经常会听到新教英国与天主教西班牙的龃龉、教皇对女王的诋毁、国内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相互残杀的消息,你可能会绝望,觉得这个愚蠢的世界正在走向崩溃。但事实是,英国在这位女王的年代全面崛起,取代西班牙控制了大西洋的海权,并继续在未来的数百年间(尽管仍有许多曲折)逐步成为了日不落帝国。

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大多数人仍然是短视的,包括许多意见领袖,特别是金融民工。他们蹲在地图上拿着显微镜观察着海岸线,然后郑重其事地把他们的发现写成微博、朋友圈段子、研究报告、演讲稿。大众从各种渠道接触到这些结论,然后疯狂转发、相互影响。很少有人认真阅读历史,很少有人研究技术细节、很少有人相信新闻联播。人们转发着从不知道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都仿佛率先于其他人发现了什么秘密。

这告诉我们,巨量冗余的信息涌入不会有助于你成为一个具备长远视野的人。当然,这也不耽误你过日子。但是就一些特殊事业而言,如果你是一个短视者,你就会搞砸事情。

特别要提的是金融这个行业。金融圈,特别是证券基金业的从业者特别容易因为“知道一些金融经济概念”产生自己“拥有更多预测能力”的幻觉。而市场的无脑捧场以及各种利益链进一步助推了这种把一个个正常毕业生变成自我感觉良好的中年短视者的力量。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