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一个对中国的总体判断

一个对中国的总体判断

历史性的踏错节奏

1765年,瓦特改良了蒸汽机,此后的一百年间,西方的科技水平从人类中脱颖而出,飞速跃迁到了一个全新的级别;于此同时,一个由游牧民族借助本土传统文官体系所统治的中华文明在自我封闭、维持旧平衡的过程中被甩远。经历了多年的侵略、内乱、迷茫,中华文明在战火、屠杀和自我摧残中幸存了下来,尽管满目疮痍,但终究没有被消灭。

力量决定论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科技、钱、武装是第一性的力量基础,现代的表面文明人群津津乐道的市场经济、民主、自由、人权等是第二性的工具或属性,在文明拥有了巨大的基础力量并逐渐有序后,这些工具或属性会继续推动文明的长远稳定发展,并甚至会反过来以软性的形式加强力量本身,这也是一种马太效应。对于一个极端落后的、从混乱的废墟中走出来的文明而言,应该优先尽一切资源加强第一性的力量,然后在这种基础上发展第二性的一切,这是一个简单而理性的次序,所幸,也是中国过去几十年大致的做法。

种族天赋

中国人平均智力水平高,勤劳,重视教育(向孔子致敬),这些属于种族天赋。站在今天这个信息时代的起点,全人类的知识流通效率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水平。获取知识、利用知识产生财富和力量的机会,对于各主要文明都是相对公平的。短期而言,中国人在过去百年间受到的屈辱在近几代人的身上以进取心、竞争精神、原始贪婪等形式强烈反弹,这种反弹还在持续,在火爆的学位房价可略见一斑。长期而言,随着整个群体物质水平的上升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贪婪程度会下降,但软性力量将产生,而且将对国家内外产生影响。中国曾经是世界上软性力量最强的国家,现代西方小资情怀在中国历朝文艺装逼侠面前几如小儿科,未来几十年这种情形有可能会再现。

快车

八国联军时期西方国家开的是快车,燃料是技术革新和掠夺。如今中国是世界的快车,燃料是历史反弹、后发优势(包括抄袭)。几年前我在美国也不时到中餐馆改善生活,在我看来,美国的中餐馆仿佛是个停滞的时光胶囊,坐在其中你不知是2013年还是1993年。中国这趟快车体量越来越大,减速是一个必然。但从历史上看,一个统一的中国只要保持长期和平稳定,大趋势总是越来越富,越来越富,越来越富。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