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郁峰 > 趋势,波动,泡沫及其他

趋势,波动,泡沫及其他

众所周知,技术分析的基础是承认趋势的存在,同时趋势具有分形的特征,即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上都存在趋势,都含有投机意义。专业的投机者根据自己的认知范围、理论、模型等选择在不同的尺度上进行投机,从毫秒,数天,几个月到若干年不等。价值投资者如巴菲特的信徒等常对捕捉市场趋势不屑一顾,但从根本上讲,所有的价值投资都基于一个大的前提,即投资所处的经济体长期健康向好,而这种社会稳定长期向好的历史阶段,却不啻也是一种趋势,只是时间长了点。而就如同短期趋势一样,长期的历史趋势也终究会有掉头转向的那一天,于是在历史的图表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波动。资本市场的二维简单波动可以看作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个极端抽象,却也已经无比复杂;而真实世界的波动是多维的,混沌的,更加难以预测。一个经济周期是一场波动,一个朝代是一场波动,人类文明是一场波动,哺乳动物的诞生是一场波动,地球的冷却和太阳的稳定期是一场波动。你是不是一场波动?

有时候我觉得,波动构成了这个世界的一切,波动是这世界所有美丽,欢乐,晦暗,痛苦的来源。而上升和下降,高峰和低谷永远像磁极一样双向对应,甚至可以说是一件事物的两面。人们都愿意追求欢乐,因此也总免除不了承担悲苦(有时候欢乐和悲苦是由隔代人分别承担,这正是历史的冷酷所在)。有聚即有散,有繁荣即有萧条,有春天即有冬天,然后就又是春天。

人们常常把剧烈的、过度的波动称为泡沫,而泡沫最让人讨厌的一点就是,它的崩塌是如此的短促和惨烈,让人们从高亢的繁荣之巅摔到谷底,产生极度的痛苦。为了准确描述这种现象,我甚至想效仿经济学家提出一种模型,即痛苦的烈度=泡沫的幅度/崩塌持续的时间。亚历山大、成吉思汗依靠残暴杀伐迅速扩张所形成的帝国在短暂的辉煌后迅速分崩离析,和美国大萧条、日本房地产泡沫在集体亢奋后破裂的惨烈何其神似(2015年的A股股灾还没有达到这个级别,但也透着一样的气息)。

无奈的是,人类对于欢乐(财富、权力、爱欲)的本能追求决定了一代代的人们永远有着制造泡沫的充沛动力。有人看透了这一切,尝试写书来教育后来人去避免这种自讨苦吃(如佛教),然而效果十分有限。世俗世界里更受欢迎的是那些致力于把控泡沫的人,率领人们拉长波动的上升期,避免泡沫的迅速生成;拖延波动的下降期,延长痛苦的时间,降低烈度。这种努力的别名叫逆周期调节,在中国古代叫王道,在民间股神微信群里叫以时间换空间。

以这种角度观察今天的经济社会,显然,人类的金融工具是天然的泡沫催化器(便利的融资加速了繁荣的形成),特别在法定货币诞生后,我们的整个货币系统就是一个皂液池。各国尽力拥抱通胀,长期保持微刺激,努力增加或延长经济的繁荣,这本身就持续制造了泡沫。一旦泡沫崩溃,又试图通过增发货币来避免痛苦。可痛苦不会消散,只是被延长或转移(国际通货发行国的特权)。

从某种角度讲,现代监管当局的一切工作就是通过结构性地控制自由度来管理泡沫,在一些过冷的领域释放自由度以催生繁荣,在一些过热的领域关闭自由度以调控泡沫,泡沫控制不住了就擦屁股,擦不过来了就崩溃,等待系统的漫长修复。对于监管当局而言,必须时刻警惕任何可能激发泡沫迅速膨胀(特别是出乎意料的膨胀)的政策;对于置身于一个个相互嵌套泡沫当中的市场参与者而言,应该重温先哲反复强调的启示:一片欢腾的背后是风险,一地鸡毛的下面是机会。

推荐 14